金家岭动态

关注公众号



大凡世上,做愚人易,做聪明人难,做小聪明易,做聪明到愚人更难。


当五十岁的时候,不,在四十岁之后,你会明白人的一生其实干不了几样事情,而且所干的事情都是在寻找自己的位置。


性格为生命密码排列了定数,所以性格的发展就是整个命运的轨迹。


不晓得这一点,必然沦成弱者,弱者是使强用狠,是残忍的,同样也是徒劳的。


我终于晓得了,我就是强者,强者是温柔的,于是我很幸福地过我的日子。


别人说我好话,我感谢人家,必要自问我是不是有他说的那样?


遇人轻我,肯定是我无可重处。若有诽谤和诋毁,全然是自己未成正果。


在屋前种一片竹子不一定就清高,突然门前客人稀少,也不是远俗了,还是平平常常着好,春到了看花开,秋来了就扫叶。



杭州的一个寺里有副门联,是:“是命也是运也,缓缓而行;为名乎为利乎,坐坐再去。”


会活的人,或者说取得成功的人,其实懂得了两个字:舍得。


不舍不得,小舍小得,大舍大得。



世上的事,认真不对,不认真更不对,执着不对,一切视作空也不对,平平常常,自自然然,如上山拜佛,见佛像了就磕头,磕了头,佛像还是佛像,你还是你,生活之累就该少下来了。



人最大的“任性”就是不顾一切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只有这样,人才可以说,我这一生不虚此行。


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


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


真正的孤独者不言孤独,偶尔作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


作为男人的一生,是儿子也是父亲。前半生儿子是父亲的影子,后半生父亲是儿子的影子。



为什么活着,怎样去活,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也不去理会,但日子就是这样有秩或无秩地过着,如草一样,逢春生绿,冬来变黄。


人生的意义是在不可知中完满其生存的,人毕竟永远需要家庭,在有为中感到无为,在无为中去求得有为;


为适应而未能适应,于不适应中觅找适应吧,有限的生命得到存在的完满,这就是活着的根本。


所以,还是不要论他人短长是非,也不必计较自己短长是非让人去论;不热羡,不怨恨,以自己的生命体验着走。


这就是性格和命运。命运会教导我们心理平衡。



试想,绕太阳而运行的地球是圆的,运行的轨道也是圆的;在小孩手中玩弄的弹球是圆的,弹动起来也是圆的旋转。


圆就是运动,所以车轮能跑,浪涡能旋。


人何尝不是这样呢?人再小,要长老;人老了,却有和小孩一般的特性。老和少是圆的接榫,冬过去了是春,春种秋收后又是冬。


老虎可以吃鸡,鸡可以吃虫,虫可以蚀杠子,杠子又可以打老虎。



咱能改变的去改变,不能改变的去适应,不能适应的去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何必计较呢,遇人轻我,必定是我没有可重之处么,当然我不可能一辈子只拾破烂,可世上有多少人能慧眼识珠呢?


人过的日子必是一日遇佛,一日遇魔,心上有个人,才能活下去。



我知道我的头顶有太阳,无论晴朗还是阴沉,而太阳总在。


我也知道我能改变些东西,但我改变不了我的心,如同这山上草木四季变化而不变的是石头。 



就像天空艰难刮落浮虚的酷霜让天空走向肃穆和安静,让我在你的庙里静心的修行,边修边行。



第一句,是一副老对联:“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


做对国家有用的人,做对家庭有责任的人。好读书能受用一生,认真工作就一辈子有饭吃。


第二句话,仍是一句老话:“浴不必江海,要之去垢;马不必骐骥,要之善走。”


做普通人,干正经事,可以爱小零钱,但必须有大胸怀。


第三句话,还是老话:“心系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