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究其本质,价值投资是一种商业思维,背后的逻辑是价值规律在起作用。打个比方,一件衣服值100元,注意是值100元而不是标价100元,某一天老板要转行清货,打半价50元大甩卖,这个时候顾客出50元买下它就是价值投资。


说白了,价值投资人也是低买高卖,只是判断低与高是着眼于公司的内在价值与表现出来的股价之间的差异,与仅根据K线图波动带来的高低点做出买卖决策有显著区别。换句话,价值投资赚的公司成长的钱,而大部投机者赚的是市场波动的钱。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价值投资的一个关键动作是估值,即判断标的公司的内在价值。如果忽视估值而谈价值投资,那么当轰隆隆的收割机开过来时,不知道谁的眼泪在飞。



2


从格雷厄姆、巴菲特、施洛斯到费雪、卡拉曼,他们都是价值投资的大师,这一点是不用置疑的,区别在于衡量价值的尺子变了。


格雷厄姆看起来是极端保守主义者,他的价值标准是:将公司清算后的残值是否大于市值,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不在极端情况那有这种好事呢?若然存在,估计也是一支掉在地上的烟屁股,够吸上一两口,不过由于是免费的,就不计较消费体验了。


巴菲特早期也采取这种方式来“捡烟屁股”,后来吸收了费雪的长处,融会贯通,成就了一段传奇,他对价值的判断标准,以及一整套操作方案都写在《致股东的信》一书中。




费雪与芒格接近同类人,在他们的影响下,巴菲特的投资思路有所改进,从坚持便宜是硬道理转变为以合理的价格买入优质公司。可以想像,如果巴菲特一直坚持捡烟屁股是不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毕竟烟屁股不值钱且只有那么多,一旦捡的人多了也更难捡到了。


3


天不变,道亦不变。若然“天”有变,道亦需变。


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评估价值的方式方法也与时俱进,智慧如巴菲特,也错过了亚马逊、谷歌、微软、脸谱等互联网时代的优秀公司,重仓IBM多年却铩羽而归,而来自东方的孙正义则异军突起,成功投资了雅虎、阿里巴巴、英伟达等知名公司,大有东风压到西风的势头。国内也有极少数聪明的投资人如张磊、李国飞、康晓阳等在腾讯上市不久就开始买入,最终赚得盆满钵满。


安全边际的分析也很不容易,因为这牵涉到投资的难点之一------估值。只有在较准确估值的基础上才能衡量有没有安全边际、安全边际有多大。在当前较为成熟的市场,信息传播越来越快,寻找较大安全边际的公司的难度也越来越大,往往在市场出现极端情况时会出现,而这个时候人们往往又都是恐惧的(A股也是这样子)。所以,很多优秀的价值投资人都喜欢逆向投资。


在证券投资这行,买对股票且能够安坐不动的人很少,大部分人有赚十倍的野心却没有持有一年的耐心。


似花非花,还是花!


“武林至尊,宝刀屠刀”。金毛狮王谢逊没有参透其中的秘密,也只有拿它着在冰火岛上砍柴。


来源:守望价值

作者:做股票的小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