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差别性税收政策,引导产业转型。鼓励制造业企业从一般的制造加工向自主研发延伸,鼓励大中型制造业企业向服务化过渡,通过技术升级逐步向产业链两端延伸

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着新旧动能转换和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历史任务,现实国情决定了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的互促共进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必要路径。发达经济体的成功经验也表明,在工业化中后期阶段,经济的稳定发展要两条腿走路,制造业和服务业缺一不可。


从产业发展层面看,当前中美贸易冲突下,中国面临“高端封锁”与“低端锁定”双重夹击。在此背景下,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是突破困局的重要举措。

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在当前经济社会发展新形势下,如何处理好这两大产业间的融合关系?

专家解答


提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指出,要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这种融合需要从哪些方面着手?

复旦大学公共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石磊:融合有两大对象,一是现代服务业,二是现代制造业。现代服务业中网络、医药、金融、贸易、仓储、物流、教育、科技、财务法律这几类未来发展空间比较大。现代制造业当中目前最大的短板,一是对技术性能稳定要求比较高的大型工程设备,二是对材料技术、加工技术精确度要求比较高的装备制造设备,三是综合性的高端检测设备。这三大类将来和现代综合服务业高度融合,首先要加强信息产业智能化基础性研究,开发新技术武装我们的先进制造业,加强金融对先进制造业的支持,把金融和实体经济稳定发展结合起来。再就是加强服务配套,尤其是生产服务当中,借助于数字化的柔性控制技术,把中间一些模块以插件的方式委托给其他具有专业生产能力的部门来生产,然后组装配套,充分发挥社会机构的专业化优势。


提问: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需要健全需求为导向、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一体化创新机制。怎么样激发企业的积极性、让企业唱主角?

复旦大学公共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石磊:这里边包含两个层次的问题:一是需求为导向。你有很好的科学技术产品,很好的专利知识产权,但是你可能不知道谁需要这些东西,所以首先要解决供求不见面的问题。高校和科研机构有大量的专利和知识产权闲置,你在做着大量的研究,但市场需要什么,你并不一定知道。企业在实践一线,他们知道困难在什么地方,市场需要什么样的产品。这就需要以企业需求为导向的供求对接机制。二是从供给侧改革来看,我们要了解企业的实际需要。这些年来,我们形成了一系列国家投资的重点实验室,大体上分成几大类,一是专业性教学配套带有模拟性质的实验室,二是专业技术实验室,三是带有综合性科技创新基础的实验室,这三大类实验室今后要强调以需求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企业有一些产品可以直接拿到实验室里面来做,这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推动两业融合发展的主要领域


一是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这个领域创新异常活跃,技术在不断突破,对外产业融合态势日趋明显。随着服务业分工深化与服务创新,服务业领域不断拓宽,服务业与信息技术产业实现融合发展是大势所趋。制造业服务化、服务业制造化的特征将变得更加明显。


二是处于同一价值链上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当前,价值链以制造为中心正向以服务为中心转变,服务作为中间投入要素,被越来越多地加入到在制造业产品的生产中,进而提升产品附加值。特别是处于同一产业链、价值链上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利用服务业特有的设计、研发、销售渠道、管理等各方面优势,以及其在产业链高端的控制力,有利于实现技术与制度创新基础上的相互渗透、相互交叉、相互融通。


三是“制造外包”与“服务外包”企业。“服务外包”和“制造外包”两种方式使得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相互融合愈加明显。制造外包企业的核心资源整合包括原材料、劳动力以及品牌和技术发明,而服务外包企业核心资源整合包括无形的文化、知识、信息到技术延伸及品牌。制造外包企业通过新的生产要素投入、市场创新延长全球价值链,而服务外包企业通过服务增值、商业创新获取价值链治理能力。


四是具有全球化视野的跨国企业。跨国企业为凸显优势业务、提升核心竞争力将一些服务外包,形成了国家间的产业转移以及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愈来愈多的制造业跨国公司不再只生产产品,还进一步提供配套服务、技术支持等,服务业所带来的营业收入和利润占总体的比例也越来越高。



如何推动两业融合


第一,深入实施“放管服”,优化两业融合环境。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的过程势必会产生一些新业态,必定涉及多个监管部门,宜创新监管模式、明确市场准入、减少行政干预,构建适应新业态、新标准、新模式的宽松环境。对于一些垄断性行业,要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背景下,引进民营资本和外资参与,加快消除行业垄断。


第二,持续引导市场需求,提升自主融合能力。一是通过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扩大市场对现代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的需求。建立产、学、研一体的创新体系和协同机制,加快科研成果转化。二是淘汰落后技术和产能,发展高端产业。三是深化对外开放,借此推动贸易产业向产业链两端拓展,从而提高各种资源的利用效率,走集约化发展路径,并进一步带动国内服务配套能力。


第三,强化关联产业培育,推动两业互动发展。通过差别性税收政策,引导产业转型。鼓励制造业企业从一般的制造加工向自主研发延伸,鼓励大中型制造业企业向服务化过渡,通过技术升级逐步向产业链两端延伸,注重品牌营销、市场开拓、技术研发。


第四,依托产业园区,打造两业融合集群。现代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都具有产业集群的特征。


首先,要促进集成高端制造与现代服务功能的产业链集合。其次,要规划引导产业集群建设,围绕制造业集群来发展金融、租赁、信息咨询、物流等相关服务业体系,以形成产业共融、市场共享、资源共用的互动发展格局。再次,要尊重企业自主选择,改变过去单一依靠土地、税收优惠政策发展产业园区的方式,让市场在资源分配中起决定性作用,做到市场集聚、自发形成、自我发展。


第五,发挥风险投资作用,增强两业融合粘度。风险投资是两业融合的催化剂。


一方面,风险投资本身就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发现、挖掘、培育、加速优秀的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企业,实现资本增值。


另一方面,风险投资指向的企业一般代表着先进生产力的方向,是具有高科技、高成长属性的优质实体经济企业。


来源:财经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