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瓦绿树

碧海蓝天

山岩耸秀

林木葱郁


这里依山傍海

风光秀丽

气候宜人

这里就是海滨城市——青岛。




青岛的美给每一位来过青岛的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住在青岛的人都说自己是“活在油画里”。


作家最擅长用文字来表达感受,那么,我们来看看现当代作家是怎么评价青岛的吧。


要说第一个赞美青岛的作家是谁?仔细梳理一下,应该是鸳鸯蝴蝶派的开山者和领袖人,

被誉为“通俗文学之王”的包天笑(1876年-1973年)


● ● ●  

《到青州府去》


包天笑


到青州府去



“德国人没有来(指侵占青岛)时,是一片荒凉的海滩。然而那个地方,冬暖夏凉,气候最佳,虽近北方,是个不冻海岸。为什么德国人一下子便挑了这个地方呢?可见他们觊觎已久……”


1904年包天笑出任青州府学堂监督时,曾路过青岛。后来,他在《到青州府去》中盛赞青岛的自然环境。当时青岛作为德国殖民地,刚刚开发不久。他赞美青岛,可以说是第一位将青岛“冬暖夏凉”优点付诸文字的作家。



1917年,中国晚清时期重要的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代表人物康有为(1858年-1927年)首次来到青岛。


● ● ●  



康有为






“青山绿树,碧海蓝天,中国第一。”


“青山绿树,碧海蓝天,中国第一。”


这是他对青岛的第一印象。



至此,青岛,冬暖夏凉——气候,青山绿树,碧海蓝天——环境,便成为青岛的专用语。青岛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就这样被众多人所知晓。



1924年,被鲁迅称为“中国最为杰出的抒情诗人”的冯至(1905年-1993年)来到青岛后,激动地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 ● ●  



冯至






“青岛伸出两臂把海抱得紧紧的,吻得密密的,满山上红楼绿树相遮映,清凉极了!”

“市上,山上,都是清凉凉的,有一种幽静的情调。路上既少行人,行人又舒散。海滨上是无时无地不好的。夜间在地上独行,常常可以听到琴声。山里树木葱郁,有鹿、有兔、有雉鸡。”




闻一多(1899年-1946年)1930年,来到青岛,在国立青岛大学被聘任为文学院院长兼国文系主任。国立青岛大学设立在鱼山路一片丘陵之上。这里绿树掩映,楼房错落,红瓦蓝天碧海,连成一片,充满诗情画意。

● ● ●  

《青岛》


闻一多


青岛




“海船快到胶州湾时,远远望见一点青,在万顷的巨涛中浮沉……簇新的、整齐的楼屋,一座一座立在小小山坡上,笔直的柏油路伸展在两行梧桐树的中间,起伏在山冈上如一条蛇。谁信这个现成的海市蜃楼,一百年前还是个荒岛?”


闻一多初到青岛,他在一篇名为《青岛》的散文中记述了自己第一眼见到青岛时的情景。那时,闻一多已收到了清华大学的聘书,但他最终选择了青岛大学,因为青岛给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闻一多曾如此描绘栈桥:“在伸出海面的栈桥海天的云彩永远是清澄无比的,夕阳快下山,西边浮几道鲜丽耀眼的光,在别处你永远看不见的……”



从古至今,西湖的美景在全国人民的心中极负盛名。而在1933年,著名作家汪静之(1902-1996)却将青岛与西湖相比称:


● ● ●  



汪静之






“欲把西湖比青岛。秀美柔美各五分。”



1934年暑假汪静之陪同郁达夫(1896-1945)一家来到青岛,郁达夫也被青岛风光旖旎的景色深深打动。


● ● ●  



郁达夫






“……白的灯台,红的屋瓦,弯曲的海岸,点点的近岛遥山,就净现上你的视界里来了,这就是青岛。所以海道去青岛的人对她所得的最初印象,比无论哪一个港市,都要清新些,美丽些。”



梁实秋(1903-1987)在他的作品《忆青岛》里称青岛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的好地方。


● ● ●  

《忆青岛》


梁实秋


忆青岛




“冬天也有过雪,但是很少见,屋里面无需升火不会结冰。夏天的凉风习习,秋季的天高气爽,都是令人喜的,而春季的百花齐放,更是美不胜收。”更是恰如其分的展现了青岛四季的特色。


梁实秋曾说过:“青岛之美不在山而在水。汇泉的海滩宽广而水浅,坡度缓,作为浴场据说是东亚第一。”


青岛的春天百花盛开,十分壮观。老舍(1899-1966)在1937年所作的作品《五月的青岛》里也恰如其分的描绘了青岛的春天。


● ● ●  

《五月的青岛》》


老舍


五月的青岛



“因为青岛的节气晚,所以樱花照例是在四月下旬才能盛开。樱花一开,青岛的风,雾也挡不住草木的生长了。海棠、丁香、桃、梨、苹果、藤萝、杜鹃、都争着开放,墙角路边也都有了嫩绿的叶儿。五月的岛上,到处花香,一清早便听见卖花声。”



青岛的夏天凉爽是全国著名的,女作家苏雪林(1897-1999)便慕名而来,武汉夏天炎热,苏雪林是怕热之人,每到暑假便开始“逃热”。正是“逃热”成就了苏雪林与青岛的缘分。


据青岛著名文史专家鲁海介绍,虽然苏雪林在青岛居住的时间不过一个月,但她却是上世纪30年代直接记录青岛文字最多的作家之一。


鲁海认为,苏雪林的文字不仅有文学价值,而且还有很高的历史价值。


● ● ●  



苏雪林






“青岛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树多。到处是树,密密层层的。漫天盖地的树,叫你眼睛里所见的无非是那苍翠欲滴的树色,鼻子里所闻的无非是那芳醇欲醉的叶香,肌肤所感受的是那清冰如水的爽意。从高处看,整个青岛,好像是一片汪洋的绿海,各种建筑物则是那露出水面的岛屿之属。”



在福山路1号,洪深(1894-1955)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其中以《劫后桃花》最为著名。《劫后桃花》剧组来青岛拍摄外景,于1935年摄制完成,为中国电影界留下了辉煌的一笔。


● ● ●  

《留得青山在》


洪深


留得青山在


洪深在1934年在作品《留得青山在》中将青岛的树描绘出了另一番景象:“北地的十月梢,树上的叶子,应当都是黄落了,然而青岛还没有落;青岛的树上依然是青的。有人说,青岛的好处,就好在青上,如果没有这些树,青岛便和别的城市一样,不见得有什么出色了。这句话也许是真的。”



1931年曾任国立青岛大学国文系讲师的沈从文(1902-1988)住在福山路3号。


● ● ●  

《从文家书》


沈从文


从文家书



“我一个人到青岛那个高处的教堂门前,坐在石阶上看云,看海,看教堂石墙上挂的薜萝。耳听到附近一个什么人家一阵钢琴的声音。那曲子或许只是一个初学琴的女孩子那样。重要的是它一和当前情景结合,和我生命结合,我简直完全变了一个人,在学习和写作中都会发生极大地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沈从文最著名的小说《边城》也是在这里酝酿的。少女翠翠的原型之一就是崂山少女。

沈从文曾经说,在青岛期间,“正是我一生中工作能力最旺盛,文字也比较成熟的时期”,“大约因为先天性的供血不足,一到海边,就觉得身心舒适,每天只睡三小时,精神特别旺盛。”



1932年9月,巴金(1904-2005)来青岛时也曾在福山路3号小住。


● ● ●  

《怀念从文》


巴金


怀念从文



“在青岛,他把那间房子让我,我可以安静地写文章、写信,也可以毫无拘束地在樱花林中散步”。


巴金的《电椅集》中的《爱》,也是在此写成的。

青岛的大海与城市融为一体,在海边随时都能欣赏到大海的景色。分布在前海一带的海水浴场更是以沙细水清著名。



作家、学者田仲济(1907-2002)在1936年《我爱青岛》中这样写道:


● ● ●  

《我爱青岛》








田仲济


我爱青岛



“青岛的确是令人喜爱的。你喜欢幽静么?那你可到湛山,太平角一带,你可以在空气清新,花木夹道的马路上散步,也可以在苍松翠柏,嶙峋怪石林立的海滨坐上几个钟头,你可以沉思,你可以静读,是很少有人来打扰你的。在过去的岁月里,甚而会半天遇不见一个人。现在人是多些了。你喜欢热闹的话,那就可以到中山路和栈桥一带走走,真是熙熙攘攘,磨肩接踵,若在晚上,人那就更多了。因为不仅外地来游览或避暑的人,当地的人也喜欢于晚饭后到海边到栈桥乘凉。”

现如今,81年过去了,这些景色还在,而且更秀美,更壮观。当年游人们常去的地方,现在依旧是游客的最爱。青岛的美,是纯粹的,令人神往的~~~



让我们用田仲济对青岛的另一段描述来结束这篇文章:

“青岛的海是我这一生中最早见到的海,其印象之深是无与伦比的。最令人欣喜的是走在栈桥上,或海岸上一站,真是海阔天空,是那么令人心旷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