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语:

“三档两优”新框架既是总量政策的优化,也是结构性政策的创新。新框架的实施有利于完善我国金融供给改革,也有利于宏观调控和防范风险。敬请阅读。 

 

文/孙国峰(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


为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中央银行货币政策调控能力,有效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缓解小微和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人民银行于2019年5月6日宣布构建“三档两优”准备金率新框架,即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分为高、中、低三个基准档,并在此基础上实行两项优惠政策。


此外,该负责人还表示,为稳妥有序释放资金,确保用于扩大普惠信贷投放,此次存款准备金率调整将于5月15日、6月17日和7月15日分三次实施到位。对中小银行实施较低存款准备金率后,我国的存款准备金制度将形成更加清晰、简明的“三档两优”基本框架。

有专家认为,实行定向降准进而实行差别化的存款准备金率,有助于推动中小农商行健康稳健发展,推动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体系形成,进而更好地服务民营和小微企业。还有专家表示,此次定向降准等于给了市场一个信号,优惠准备金率的框架已经上路,未来还会持续推进。


“三档两优”准备金率新框架兼具总量与结构双重内涵



新框架的基础是“三档”,即根据金融机构系统重要性程度、机构性质和服务定位等,将存款准备金率设为三个基准档。

第一档对大型银行 13%;
第二档对中型银行 11.5%;
第三档对服务县域的银行 8%。


“两优”是指在三个基准档的基础上实行两项优惠政策。


两项优惠:
一是大型银行和中型银行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考核标准的,可享受 0.5个或 1.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优惠;
二是服务县域的银行达到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当地贷款考核标准的,享受 1个百分点存款准备金率优惠。
我们认为未来较低准备金也存在扩大适用范围的可能性。


“比例考核”政策是对第三档中部分达到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当地贷款考核标准的机构,可享受1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优惠。享受“两优”后,金融机构实际的存款准备金率水平要比基准档更低一些。


与准备金率划分档次最多时相比,“三档两优”准备金率新框架比较简明清晰,明确三个基准档,保留两项优惠政策,确保了准备金制度的统一性,又体现出结构性政策导向,同时兼顾了总量调控的需要。


“三档两优”政策框架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有利于加强宏观调控。受体制、机制影响,我国金融机构放贷冲动普遍较强,审慎经营理念不足,从宏观调控的历史经验来看,保持一定的存款准备金率,有助于银行的货币创造形成必要的约束。


有利于流动性管理。受经营地域、品牌等影响,各类金融机构在存款竞争和负债能力上存在较大反差,大型银行通常资金实力较强,流动性较充裕;中小银行资金实力较弱,流动性相对紧张。实行三档差异化存款准备金率可较好地平衡行际压力。


有利于防范金融风险。我国还是发展中国家,金融机构公司治理和风险管理仍不完善,保持一定存款准备金率要求,储备充足流动性以备不时之需,可作为一项宏观审慎政策,有利于稳杠杆,关键时刻可保金融稳定。


有利于改善金融供给结构。中小银行特别是农村金融机构聚焦当地,服务县域和社区,但其客户和市场小而分散,揽储吸存成本较高,贷款信息成本、信用风险也高,对其执行较低的存款准备金率,除直接增加可贷资金外,还可弥补负债成本劣势,推动其开展贷款价格竞争,降低贷款利率水平,有利于增加、优化基层金融供给。


据《证券时报》报道,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目的在于以差异化的存款准备金率做“奖励”,激励中小银行加大对小微、民企的信贷支持,下一步央行在制定准备金管理办法时需要引入更多银行服务小微、民企成效的考核指标,但考虑到目前银保监会已经有一套针对银行开展普惠金融情况的监管考核体系,建议未来央行、银保监会可以加强沟通协调,整合成一套标准统一的普惠金融考核标准,适用于准备金政策框架中,这样可以避免额外增加银行监管达标的压力,利于普惠金融政策更好地实施。


总的来看,“三档两优”准备金率框架是新时期我国中央银行调控框架的创新之举,统筹兼顾了宏观调控、流动性管理、风险防范和结构调整等多方面需要,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举措。下一步,人民银行将继续完善这一框架,根据经济金融形势变化,综合运用包括存款准备金率在内的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来源:金融读书会、中国金融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