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语:

2019年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宣布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鼓励外资深度参与中国的银行、保险、证券等业务,并针对一些领域提前了开放时间表,在理财公司、养老金管理公司以及债券承销等方面设定了新的开放目标。此前,中国银保监会也公布了银行保险业对外开放12条新措施,包括取消外资来华设立金融机构总资产的要求;放宽外资投资设立消费金融公司准入政策;取消外资银行开办人民币业务审批等。上述开放措施是2018年4月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宣布的四项改革开放重大举措的具体落实,标志着新的金融开放格局正在加快形成,金融服务业将进入一个开放引领的新时代。 

中国银行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表示,在新一轮中国金融开放进程中,香港可以继续发挥与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密切的经济贸易联系和良好的营商环境及市场效率的独特优势,不断巩固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为中国金融业扩大开放提供有力的支持和保障。敬请阅读。 

 

文/鄂志寰

中国金融开放的新特征

近年来,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采取了建立多种信道的模式,相继推出“沪港通”“深港通”,为境内外股票市场提供连接纽带。2017年6月,MSCI把中国A股正式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以及全球指数,纳入之初的权重为0.73%,是中国股票市场发展的里程碑,为境外主体配置人民币股票资产提供便利。2017年7月,“债券通”的“北向通”业务上线运行,为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内地债券市场增添了新管道。“债券通”业务开通以来,大概有1/3的新增投资境内债券通过“债券通”管道。股票和债券市场的互联互通,可以更好地满足国际投资者配置人民币资产的需求。
资本市场互联互通有利于打造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引导更多中长期资金特别是外资进入市场,改善市场结构,发挥资本市场在股权融资、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方面的作用和功能,推进国内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
 


自贸区在金融开放中发挥引领作用

出难以想象的多重性和严峻性。


人民币的国际使用有力地推动了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进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金融市场普遍认识到现行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制度性缺陷,迫切需要新的公共产品和解决方案。人民币开启了政策驱动与市场牵引的国际化进程,在离岸市场逐步放松对人民币业务的政策约束,离岸人民币市场产生内生性的业务需求,市场牵引的力量越来越重要,人民币履行国际储备货币职能的范畴日渐扩大,国际化程度稳步提升。


 
国际支付占比几经起落,结算货币职能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现实基础
 
货物贸易项下的人民币跨境使用是人民币国际化早期的重要推手,2014年11月,人民币在国际支付货币中的排名一度达2.45%,2016年,全球人民币支付价值总额下降29.5%,占比从2015年12月的2.31%降至2016年12月底的1.67%,同期全球所有货币支付额增加了0.67%。
 
SWIFT报告显示,2018年12月份人民币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于国际支付市场占比为2.07%,高于去年同期的1.60%,仅次于美元、欧元、英镑及日元。2019年4月,香港人民币RTGS清算额为20.9万亿元。
 
目前,贸易领域的人民币跨境使用政策完全放开,政策牵引力让位于市场自身的发展,市场则根据人民币汇率变化以及资本流动的情况进行调整。跨境贸易仍然是持续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发展的实质性基础。
 
人民币初步确立国际储备货币地位
 
随着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发展,香港、新加坡、俄罗斯等地区和国家率先配置人民币储备资产,2016年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特别提款权(SDR),境外央行持有人民币外汇储备的意愿逐渐增强,2017年,欧洲央行宣布增加等值5亿欧元的人民币外汇储备,2018年初,德国央行计划将人民币纳入其外汇储备,法国央行亦透露“外汇储备在向人民币等为数有限的国际货币多元化”,其他中央银行和相关机构迫切希望读懂中国经济,读懂人民币汇率,为配置人民币资产进行知识储备。目前,全球有超过60家中央银行和货币管理当局把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推动了人民币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提升。
 
2017年3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报告,首次单独列出人民币外汇储备的持有情况。截至当年第三季度,人民币外汇储备规模为1079.4亿美元,占整体已分配外汇储备的1.12%。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在各经济体央行持有外汇储备中,人民币资产为2027.9亿美元,占全球官方外汇储备资产的1.89%,高于第三季的1.80%,创下IMF自2016年10月报告人民币储备资产以来的最高水平。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资产中的占比提升,反映对持有人民币资产的兴趣持续增加,有利于促进各国外汇储备资产多元化。
 
2017年7月,“债券通”顺利通车,把境内债券市场与香港市场打通,为境外机构增持人民币债券提供更加便捷的通道,鼓励境外投资者连续增持人民币债券。截至2019年3月,境外机构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托管余额达1.76万亿元,同比增加35.2%。“债券通”已汇集了845家国际投资者,服务范围则扩展到全球27个国家和地区。


国际计价货币职能开始萌芽


第三,在中国金融市场加快开放的大背景下,实现政策驱动与市场导向的有机结合,打造人民币国际化发展的新型生态系统。从技术上看,提升人民币在全球储备和外汇交易中的占比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从跨境贸易投资到鼓励第三方的使用等不同视角进行探索,实现贸易、投资与金融交易三驾马车相互配合和协调发展。

 
第四,随着国内相关主体进行全球性资产配置的需求日渐上升,并将保持相当长时间,中国私人领域持有对外金融资产相当于GDP的比率仅为27%,大大低于美国的129%和日本的147%,资本流出入的规模和结构将经历持续的调整和优化过程。因此,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因素更加多元,需要底线思维,从控制金融风险的角度出发,对于重大的举措,进行沙盘推演,详细论证相关政策措施及其可能带来的市场影响。
 
第五,人民币国际化意味着中国需要在维护和保持全球金融稳定方面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在全球金融治理中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因此,在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推进过程中,应注重国内外政策协调,兼顾国内外相关主体的切身利益,稳步推进。


香港在中国金融开放进程中

发挥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


在中国金融开放进程中,香港发挥了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
 
首先,香港作为全球资金自由港,充分辐射其他主要金融市场,为中国金融市场带来资金支持。过去20年,香港金融业整体规模和结构实现了由区域性金融中心向全球领先国际金融中心的跨越。香港通过多种类型的跨区域金融合作,不断提升其金融市场与全球主要金融市场的联系,具有较强辐射能力。中国金融业充分利用香港金融市场整体优势,打造区域经营管理平台,全面加快境外资产积累和境外经营成果的显现,加快提升全球化投融资和金融服务能力,提升国际化管理和营运能力。
 



来源:北大金融评论杂志、金融读书会


喜欢此文 请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