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如何让大象起舞?山东的选择是让大象变得更大。


山东省国资委赶在11月前,公布了前三季度省属企业经济运行数据。29户省属大型国企实现营业总收入过万亿,多项指标创历史同期最好水平居全国前列,为山东前三季度GDP继续位居全国第三,提供了稳定的基石。


众所周知,山东以国有企业为主导的“大象经济”闻名全国。国有资本的运营效率与方式,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山东经济能否迈过新旧动能转换的阵痛期,再次回到经济发展的快车道上。




早在2017年,山东省政府就出台了包含46项分解任务的《关于加快推动国有企业改革的十条意见》,混改,退出非主营业务,上下游业务垂直整合、打造优势企业集团,清理僵尸企业等六大重点任务,勾勒出山东国企改革的路径。


从山东交工股权无偿划归山东重工,到沿海六大港口合并成立山东省港口集团,再到统一各市机场发展规划、运营管理的山东省机场管理集团挂牌,在今年潮起云涌的国企深化改革大潮中,山东的合并重组独树一帜。


在外界普遍诟病山东经济大而不强、转身缓慢、观念迟滞时,再让象群合体成为巨象,是又一次“国进民退”,还是另辟蹊径,柳暗花明呢?


而山东国企合并重组样板与路径,也必将为全国的国企深化改革,提供难得的借鉴与启示。



国企大象撑起山东经济








“和中国重汽集团完成全面重组后,我们将把1000亿美元的营收目标提前到2025年前实现。”山东重工、潍柴集团、中国重汽董事长谭旭光在10月19日举行的跨国公司领导人青岛峰会上如是表示。


通过不断合并重组做加法,山东重工已经拥有潍柴控股、山东山推、山东省汽车工业集团、山重建机、中国重汽、扬州亚星客车等7家上市公司,年营业额已超过500亿美元。


但想让这样一只庞然大象疾步快跑,山东重工掌门人谭旭光,采取的策略,却是做减法。





先是山东黄金地产旅游集团挂牌转让旗下山东黄金启东置业,后有兖矿集团、中国重汽转让旗下房地产公司的国有股权及债权。截止目前,山东省国资委公布的省属企业主业清单显示,没有一家企业将房地产作为主业。



国企重组整合潮起


今年7月,随着中国中丝集团整体无偿划转进入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国资委监管的央企数量再次由97家变更为96家。这是继去年央企数量首次缩减至两位数后,又一次整合精简。



7月1日,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俗称“北船”)与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俗称“南船”)集体披露公告称,正在筹划战略性重组。一时间,资本市场对于央企并购重组特别是战略性重组的预期再度升温。


此前的4月,中国诚通、中国海油作为牵头单位,携手五家海工装备制造中央企业,共同组建的中央企业海工装备资产管理平台,国海海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揭牌。我国海洋工程装备机械产业,将得到产业结构调整和布局优化。



除了央企之间的重组整合,央企和地方国企之间的并购重组也开始频频发生。今年6月,安徽马钢股份宣布,安徽省国资委将向中国宝武无偿划转其持有的马钢集团51%股权。这意味着原本省属国企的马钢,未来将晋升为国资委直管的央企。


这种省级、乃至国家级层面的资产重组,显然有助于国企治理结构、资产质量的优化,从经营层面,带动资本层面的利好。


上交所统计,今年沪市国企共进行各类并购交易超过200次,交易金额超过2400亿元。带动A股行情可期。



对于今年从中央到地方的国企重组整合,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加减之间的财政考量

1998年,中央财政赤字规模从922亿元增加至1743亿元,创建国以来新高;地方政府财政困境在90年代中后期几乎到了难以维系的境地。与之同步,国有企业至1998年第一季度出现了全国性的亏损,国有资产的亏损额逐年上升。




21年后的2019年,当今年中央减税降费2万亿后,中央财政又一次面临的压力,又一次将倒逼国企改革实质落地的进度,带入加速前进的“快车道”。因为,通过更大力度的国企改革实质性推动以盘活国有企业资产,提高盈利能力,进而进一步提升非税收入的增加,几乎成了政策的必然选择。


事实也正是如此,去年2季度以来,关于国企改革的相关政策频频出台。




来源:ET财经观察


喜欢此文 请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