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语:

月初结束的第七届华兴资本医疗与生命科技领袖峰会上,包括巴曙松教授、华领医药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力、歌礼制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吴劲梓、信立泰药业总经理叶宇翔、以及亚盛医药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大俊等在内的超过100位重磅嘉宾上台分享。议题从领域前沿到资本和市场,热点一览无遗,交锋专业热烈。敬请阅读。 


 

主讲人/巴曙松教授



资料来源:Wind,数据截至2019年10月17日。



而目前有可能是第三次,理由如下:

第一,中美贸易摩擦如果假定是一个中期的趋势,怎么和美国打交道?怎么在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做好自己的经济转型?我们的日本邻邦应对这个事情已经有一二十年,作为一个亚洲的经济体、追赶型的经济体,怎么应对美国的贸易摩擦日本是很有经验的,中日产业结构也互补,应该向它学习。

第二,人口老龄化日本比我们先走一步,我们怎么应对人口老龄化,会碰到哪些社会的问题,怎么及早进行布局?

第三,怎么在产业链开始全球化布局的时候进行理性的市场化海外投资呢?日本在这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也有不少教训,当然也存在不少误解。从统计数据来看,日本80%以上以企业为组织的海外投资是获得了非常可观的收益。在全球化开放程度有限的条件下,比较经济增长看GDP,但是在开放程度不断提高的条件下,更应该看GNP。


如果把日本资本在海外的投资加回来,会发现在日本有限的GDP之外,在海外还有一个日本,分享着中国和东南亚富有活力的经济增长产生的红利。怎么理性地市场化地进行海外市场布局,既跟中美贸易摩擦有关,也和产业发展阶段有关。


在出口由于贸易摩擦未来增长空间被限制的情况下,经济增长必然的选择就是扩大内需,在这一点上,日本给我们的是教训。如果不加控制地把流动性砸向房地产市场,将对经济产生非常大的伤害。我理解中国的决策层为什么在刺激内需的同时对房地产进行了非常有定力、严厉且持续的调控,应当是从日本的刺激内需的失误中汲取了教训。


第四,打开大门,加大开放,是有利于经济转型的。开放会促进转型,我相信中国企业家的适应能力、学习能力同样是可以媲美日本企业家的。




来源:金融读书会


喜欢此文 请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