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语:

近十几年来携非标大势所向一路高歌猛进的财富管理行业,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正在一个一个接连倒下。如果说2018年是P2P爆雷元年,2019年是三方财富爆雷元年,那么2020年就是信托公司爆雷元年。如果说P2P和三方理财的大批倒下仍可以解释为非金融机构缺乏监管所致,那么持牌信托公司的接连地震足以让这些年购买非标产品获利颇丰的高净值客户和人数过百万的财富管理行业从业者心惊胆寒。我们不禁要问一句:下一个是谁?敬请阅读。 

No.1

多米诺骨牌的倒下


非标的本质是一种信贷资产,信贷资产的收益率和风险永远成正比。基于信贷的理财产品就像是一座金字塔,位于金字塔底的是风险最低收益也最低的银行存款,依次往上分别是“银行理财,信托计划,私募基金(资管计划),还有高风险高收益的P2P产品”。随着潮水褪去,最先爆发危机的也一定是风险最高的P2P产品,之后依次是三方类固收产品,信托计划……正如我们这几年来看到的一样。




P2P

信托违约事件统计

数据来源:如是金融学院,诺亚研究


真正让信托非标业务受到性命攸关影响的是2020年5月发布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该意见稿是资管新规的最后一块拼图,意在加强对资金信托投资非标债权资产管理。新规既限制了非标债权的集中度、也限制了投资非标债权资产的比例。未来投资于非标资产的集合资金信托余额不得超过信托公司管理规模的50%,也就是说,如果信托公司的标准化资产业务未来不能大幅增长,那么所有的业务都要被迫大幅压降。

征求意见稿出来后,信托公司终于打破幻想,开始转型做标准化资产。但是,信托公司之前过度依赖非标资产,公司内部既没有成熟的标准化资产产品团队,又没有成熟的投顾和销售队伍。观察目前头部信托公司的转型动作,基本上还处在探讨和构想阶段,并没有坚决的执行动作。可以预见的是,依赖监管红利躺赢的信托公司,未来转型之路反而会最为艰难。



银行


目前看,唯一固若金汤的城池只剩下银行。当然,这里主要指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中小城商行和农商行的经营风险事实上已经在暴露的过程当中了。银行之所以固若金汤的原因是因为银行资金成本最低,因此信贷资产无论表内还是表外都最为优质。

然而银行之忧不在资产质量,而在于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后怎么办。

针对银行,监管出台了资管新规和理财新规两个规定,主要目的是打破刚兑、禁止非标期限错配、对理财产品实现净值化管理。然而,各类银行的净值型产品数据显示:银行依旧有大量非净值型产品,净值化转型速度快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净值产品占比也仅达到33.3%。以六大商业银行为例,净值产品的占比在监管严格的2018年达到峰值,其后监管放松,净值化产品的占比随之下滑。


净值化产品占比情况(2007-2020.6)

数据来源:wind,诺亚研究;数据截止至2020年6月12日

未来如何服务客户


广义上从事财富管理工作的人群,包括银行、证券、信托还是第三方独立财富公司,至少以百万计。可以预见的一个悲观事实是:未来大部分从事财富管理销售工作的客户经理都会失去工作


产品同质化


银行在过去的核心优势是大量的线下网点与客户的高频接触。然而下一代的客户消失了,全部去使用支付宝和微信了,你的客户在哪里?当大量物理网点无法高频接触到客户的时候,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优势荡然无存。
如今你去银行网点,见到的永远都是老年人在排队。如果银行客户经理都没有机会见到客户,那么销售就变成一件困难的事情。最后的结果就是所有的银行都在大力发展网上银行,同时裁撤支行网点。


线下销售高端化


下图是我们找到的在收益特征方面可以和过去非标资产相匹配的标准化产品类别。实际上,这些替代产品的风险并不比过去的非标产品来的更大,只不过非标产品没有净值波动的特点掩盖了其内在风险。


低风险、低收益


过去投资于银行存款和理财的客户往往风险偏好低,期望年化收益4%左右。在标准化产品体系里,中短债和货基的收益近似存款,固收+和中长债的收益近似银行理财。经过统计,自2009年以来任意时点持有纯债基金指数1年的平均收益是4.8%,与存款类的收益需求匹配;同样的计算方式,自2009年以来任意时点持有二级债基(固收+类产品)的平均收益是5.9%,与理财产品的收益需求匹配。
因此未来零售银行转型的重点应该会放在债券基金产品和固收+产品上,通过把这两类产品做大做强,留住现有客户群体。


中风险、中收益

任意时点持有一年业绩表现

数据来源:Wind、正行产品筛选与研究中心
数据截止2020/3/25;过去表现不代表未来收益



高风险、高收益


能够达到更高收益的产品是PE或股票型基金,这两款产品的收益较高,但风险和波动性较大,需要客户具有较高波动或长时间锁定的承受能力,因此仅适用于组合一小部分资金配置,不能作为投资组合的主体。

过去财富管理机构有一种普遍性的错误认知,认为财富管理就是帮客户尽可能多赚钱,因此习惯性的无视风险帮客户配置过多的高风险资产,最终导致大量客户损失惨重,历史的教训深刻,不可不察。



尾声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我们经历了一个虚假的财富管理时代。报价式产品+刚性兑付之下,实际上财富不需要管理。当镀金的非标产品随着泡沫时代一起远去,一个真正的财富管理时代终于开始启航了。如何小心医治好上一个时代留下来的创伤,在行业的一片哀鸿里坚定地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决定着谁能在未来再立潮头。



推 荐 阅 读













王清宪到青岛金家岭金融区调研


《新闻联播》聚焦金家岭金融区!民间投资实现大逆转,青岛如何做到?


2019青岛金家岭金融区十大影响力新闻评选暨2020年项目集中签约仪式成功举办


“屏对屏”签约23个重点项目!青岛金家岭金融区定调2020新航向

乘风而起,乘势而上——发挥平台优势挖掘生态潜力 金家岭金融区发展高开高走

源:金融读书会


喜欢此文 请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