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逐渐进入数字金融的生态环境之后,网络互助所代表的业务模式和背后的商业逻辑在发生变化,但是其所提供的银行业务和风险分散、保障的功能仍然存在。

日前,蚂蚁金服研究院副院长邱明在《北大金融评论》上发表文章指出,在数字金融和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原有金融模式和它与客户的关系在向前发展,但是原有的金融功能仍然存在,需要从风险、商业模式、运营模式等方面更深入地分析。本文节选自原文第二部分。敬请阅读。 

 

文/邱明(蚂蚁金服研究院副院长)


相互保险的发展概况

目前,全球范围内,中国的网络互助发展规模比较大,影响人数比较多,下面主要从学理和量化测算来看这些互助保险提供的社会价值。互助保险,也叫相互保险,目前占全球保险市场份额27%,覆盖9.2亿人,是对商业股份制保险公司的一种补充。从历史渊源看,保险最早的形态是相互制的保险,由于在获取资本金来支持保险业务发展方面有所不足,后来股份制的保险公司才逐渐展现出快速发展以及能更好地适应市场环境和服务客户的能力。



在此情况下,对于1亿人口的网络互助社群,可以计算出一年之内理赔的人数可能会达到65000。根据CNNIC的报告,互联网人口中男性占比大约是52%,女性占比约为48%,因此预期男性的理赔金额达到56.9亿,女性的理赔金额是49亿,共同的赔付金额是105.97亿左右,加上10%的运营费用,最后总的分摊金额是116.57亿元,人均分摊金额是116.65元。



在压力的情形下,假设年龄段从10岁到59岁的1亿人,发病率和中国一般人群发病率一致,即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在健康状况上没有任何优势。在此假设之下,一年之内的理赔人数约为21.7万人,总的理赔金额会达到353亿,运营费用达35亿,总的分摊金额达到388亿,人均分摊约为389.4元。通过上述分析可以看到,在最严重的情况下,每年参与网络互助用户的心理预期分摊金额不会超过390元。

作为研究,如果考虑到更极端的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可以用一些反欺诈的技术手段来预防。逆向选择问题可能会在某一些年龄段聚集。通过分析,当网络互助平台达到千万级别时,逆向选择不会对风险同质性有太大的影响,因为每个人对自己健康状况的预测能力不会那么强,再通过90天的观察期,可以比较有效地把有健康例外状况的用户过滤出来。

从产品角度比较(表3),网络互助与公益众筹平台、商业保险有很多不同。实际上,现在很多网络互助早期的技术形态相当于公益众筹。从合同法和内部运营来说,网络互助和公益不一样,因为它有合同契约关系。同时它和商业保险也有所不同,其较大的区别在于,商业保险有责任主体,即保险公司来承担风险。保险公司需要事先收取保费,虽然有些保险类型,比如一些团体险,是事后计算保费,但是这些团体险的保费金额和种类还比较小。对于网络互助行业,由于一些平台采取预收费模式,所以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但是采用后付费的网络互助模式可以有效避免资金池和流动性风险。



网络互助的风险更多在于运营方面,比如反欺诈、逆向选择等。网络互助从增
长状态达到稳定状态后,如果由于运营或声誉等其他方面原因,造成规模缩小、迅速走向停止运营时,很容易产生风险。这主要是由于池子里已经有需要理赔的风险,但分摊的参与者越来越少,包括有一些已经发生但还没有报告出来的理赔案件,都会由逐渐减少的社群来承担。目前网络互助的监管主体还没有完全确定,如果从监管和风险控制的角度看,最重要的是,网络互助能够保持一种稳定期状态,永续运营下去,而不是达到稳定期以后很快进入到衰退期。如果网络互助能够永续发展,可以起到很好的风险保障作用。

总结来看,开放银行和网络互助都是遵循同样的趋势,即在数字金融和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原有金融模式和它与客户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演进。但是原有的金融功能仍然存在,这就需要从风险、商业模式、运营模式等方面进行更具体、更深入的分析和研究。



推 荐 阅 读













王清宪到青岛金家岭金融区调研
《新闻联播》聚焦金家岭金融区!民间投资实现大逆转,青岛如何做到?
青岛金家岭金融聚集区喜获“管理创新贡献奖”
华通创投、青岛科投正式入驻金家岭——全球(青岛)创投风投中心大厦再添重量级项目
南有陆家嘴,北有金家岭!青岛迈向国际金融中心靠什么?

源:金融读书会
喜欢此文 请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