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6日下午,第23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报告在中国青岛金家岭金融区发布。伦敦前市长Ken Livingstone,伦敦金融城参事、金融城社会投资基金主席Peter Hewitt,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英国ZYen集团总监Mark Yeandle等国内外金融领域大咖,共同就如何塑造未来国际财富管理中心城市,金家岭如何打造差异化、专业化金融城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以下为伦敦前市长Ken Livingstone的演讲原文。



谢谢你们的邀请。不仅仅是邀请我来到这个论坛,也是邀请我来到这个很棒的城市。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验。

 我在2000年当选伦敦市长,当时伦敦处于一个挣扎的状态当中,第一个来见我的人是一个政治领袖,他代表的是金融行业,他跟我说,现在很多公司都想要离开伦敦,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交通系统,交通系统正处于一个下滑的态势,长达14年。所以我们制定了目标来应对交通问题,不仅仅是公共交通问题。

我们处于伦敦金融的中心,当时汽车行驶得很慢,一小时只有9英里,所以我们采取了一些行动,取消了很多公共汽车,也增添了新的公共汽车,这样人们乘坐公交车可以更快地去上班,这个是当时采取的比较大的措施。我们也采取了电子客票,这样人们买票的时候排队都可以上车。当然,这也是跟申办奥运会有关的,我们如果不改进这个交通状况的话,我们就不可能达到申办奥运会的标准。

在那之后的几年,我们又花了290亿英镑来提升我们的交通状况。我们有很大的地面,那时候是用于铁路的,我们把它们升级到了新的铁路系统,增加了新的火车,在十年之内,在英国我们排到了很高的位置。

 除了火车,我们也改进了地下交通,过去花四五分钟,现在只要两三分钟就可以到达,这会带来长期的效应,而且这个效益还在显现。我们的市政府支持了50亿英镑来开始建设伦敦最大的交通中心,今年将会开放,大家到伦敦的时候就能够看到在伦敦中心,20分钟就可以到达市中心,而且它的规模比过去大了一倍,比现在的伦敦车站规模大了一倍。让政府支出50亿英镑,既可以展示我们的经济实力,也可以展示几十亿英镑的支持能力。我们的中心政府至少在150亿英镑的税收,带来这个新的公司、就业机会等等,还有其他各个方面的改善。

我想这是成功城市的一个关键,也就是人们总是在有序的流动,市长也是这样,我们使一切都井井有条,这个中心也是有一些不足的,我们开始不断地削减和减少,也就是所谓的社会经济一些不足的方面,现在我们的网站上大家都可以看到,我们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些大的问题,我们用了很多投入来改进我们的大数据,也就是在1994年我们进行了一个分析,来展示这些投资什么是最好的事实,也就是创立有活力的经济。

 当然,我们还要把其他的相关因素考虑进去,这有一个历史的事实,如果大家看一看在过去250年间,当英国逐渐成为世界经济强国的时候是怎样的。250年前,英国是冲在前面,是世界上两个主要的经济体之一,我们成为欧洲第一个国家,GDP7%用在公共方面,我们花的比西班牙和法国都多,也就是建立良好的市政设施,使英国成为了一个世界上统治了200多年的强国。如果大家看看美洲,美国结束内战的时候,那时候缺少投资,他们的GDP也达到了19%,这也使得美国在世界上的统治在二十世纪能达到顶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英国、美国和美洲那时候已经击败了德国,我们在战争时间销毁了他们的工业,他们的经济恢复是由投资兴起的,到了1979年,那时候的西德投资了GDP的25%,每年用于市政,英国大概投入了20%的GDP。

 我们再看看日本,它的经济现在比较薄弱,在二战的时候是由于美国的轰炸,但它也成为了世界上第二大的经济体,在1969年,日本投资了GDP的38%用于市政,那几乎是所有的公营和私营的集合。


 我们看看中国,随着邓小平所发起的这些政策,中国开始投资占GDP的45%,这个在历史上是占得最高的,所以在这些基础工作方面,我们看到在中国8亿多人脱贫了,这比历史上所有的国家都多。当我们谈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美国、英国,还有很多西方世界都看到了投资的下降,中国却增加到了48%,也就是在这方面的投资,所以这就是一个成功的关键

如果你想要有活力的金融中心,您必须要投资您的经济,现代的经济、公共的基础设施,让它更有魅力和运行良好,其他的因素我想也是重要的。如果市长或者是中央政府在投资于这些公共的基础设施,这就给我们奠定了基础,也可以使私营企业更好地投资。

 当我成为伦敦市长的时候,我有这么一个计划,在伦敦有32个小的旧营地,大约有30万人居住,每个都有它自己的规划计划,所以大家都比较保守,有一个上限的限制,当然这是很理性的。如果我们看一看我们的电视节目,看看足球,大家可以看看我们的体育馆,我们的球场比世界上的都大,它是一个内空的结构,可以移动,所以我们把它做成这个样子又需要另外的500万英镑用于排水。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这个是我们在规划当中的计划,这个基础设施可以达到30米高。当时有一个竞选的制度,就取消了这个想法,也就是在人口密度高的地方取消了这个计划。开发者来见我,给我讲了这些新的,在伦敦城建写字楼,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几乎在一生当中都是反对庞大的建筑物,但这就是现实,我们要看看建筑的实用价值。

有的时候保守会损害经济的发展,但是我们也需要一个规划,现在西方的经济学家有一半,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下一次的竞选,如果您是有责任地来管理城市,您必须要考虑到今后的二十年,而您应该需要有业务的能力,有管理好工会,管理好环境,来防止这些损害的出现,这需要三四年的时间,但是我们要做好这些策略、战略的规划,使人们能够很好地融进这些计划,而且他们自己的私人公司也能够从中融合起来。当然,伦敦是这样的,就像我说的这样,当我成为市长的时候,我们看看有些在全球排名的,我们也曾经超越纽约成为全球第一,我想这都是基于我们的投资和规划,这也就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东西,这个可能很多在中国也有不同的看法和辩论,也就是经济的战略。

 回到1979年当时撒切尔成为英国首相,后来里根成为美国的总统,那个时候他们都致力于减少经济上的条条框框,在富人那方面减税,好像后来又采取了很多政策,比如说布莱尔、卡梅隆,都采取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金融行业对城市的影响,从这些总统、首相都可以看到,不管他们采取了什么政策,当你在简化这些规则的时候也是有风险的。撒切尔夫人改变了伦敦的金融秩序,在1986年的时候,她的方法是用一系列的改革,也就是触动了很多,比如说银行业原来的规章制度,就有了一个轰动。

 我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变革,我们经过了非常短的在伦敦中心的金融时期,它主要是由于这些古老的、传统的结构,突然间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在伦敦开起了办公室,突然间在我们的金融领域增长了很多,在过去的四十年,自从撒切尔当政以来,我想在伦敦有一些下降,反复有8次,但是当消除了这些条条框框,当时也面临着风险,当我们的政策落实的时候,它也是需要时间适应的,也需要去分清楚金融行业、投资银行方面的风险,要把它们和中央、当地的分开,当当地人们把钱放在银行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这些风险都要考虑到,也就是各个公司在当地,也就是中央之外的这些银行所面临的情况。突然间人们涌到了伦敦来,因为伦敦可以做那些以前是禁止做的事情,这就造成了很大的增长。当然,它也是导致了我们2008年金融危机的一部分原因。2008年银行业风波的时候,英国花了GDP的48%,现在是85%,达到100%都是很容易的。

 谈到德国,德国也从来不让银行业成为经济的主导成分。如果您看一看它的模式也很有意思。撒切尔上台的时候,英国有800万的制造业的工作机会,现在只有200万了,在德国从来不让这些变化发生的,在他们的制造业里,大约占他们经济的25%,我们只有9%。

 如果大家回顾一下历史,看看我们的经济,您看看美国的总统在1828年的时候,他当时在美国的银行经受了很大的风险和箫条,他的反应就是制定了非常严格的银行业的规章制度。如果您看看罗斯福,他是美国的第一个总统,也就是1901年,那时候很大的公司是主流,他是个共和党人,他主张设立严格的规章制度来保障经济的发展,他的堂兄也成为总统,在1933年,在他上台的三个月期间内,他签署了法律,他分开了风险大的投资业、银行,和当地隔壁的银行区别开来,这就建立了美国长期发展的基础,就像英国这样做的,是在1945年新政府上台之后,所以在那个战后的时期,强劲的增长,我们可以看到1962年,我还不知道我的学校的每个人都可以找到工作,我们都感觉到英国可能要离开欧盟,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安全感。

 所以我的结论是,我们必须确保我们有很好的有活力的经济,需要很强劲的金融行业,需要高水平的公有和私有投资,但这必须有好的规章制度作基础。举个例子吧,我们如果废除这些制度,在俄罗斯,在前苏联结束之后,叶利钦总统跟很多西方顾问一起讨论,他们也制定了很多时间表,就像里根和撒切尔所驱使的那样。它带来的变化是一个巨大的灾难的崩溃,不仅仅是工作的丢失,在他的五年工作期限之后,俄罗斯人就花了六年多的时间,他们的经济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就由于这些灾难性的措施,所以这是一个灾难性的错误,它完全废除了原来的法律法规,所以这个平衡是我所讲的。

 我过去当市长时的经济顾问,他现在在北京工作,在过去的十年里,所以他以质取了解这些辩论,也就是他有很多这方面的详细情况,关于中国的经济,他有很多这方面的简报。他说这些辩论在很多经济体上都有,比如说在中国,这都驱使了中国在现在这些新的经济发展当中……我们看到习近平主席不会在这方面屈服,他会不断地坚持这个道路,而且去强化这些规章制度。所以我们应该互相学习,我们在城市管理方面互相学习,我们也在举办这些经济展会的时候可以看到,要基于一切关于投资和宣传,这个会带来很大的效果,这也是我要总结的一条。如果我还是伦敦的市长,我今天可能还不会来做这个讲话,我想在这里开一个办事处,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两个城市之间建立更强的合作关系。

 我很高兴今天到这里来,感谢大家。